2019年11月29日 星期五

債券投資報酬率的兩大迷思:債券配息率&歷史報酬率VS債券殖利率

債券投資是資產配置中很重要的一環,相較於股票而言,有風險波動較小的優點。而另一個優點是預期報酬較容易估計。

但即使較容易估計,它的合理方法也不是那麼直觀,本文即探討的兩種常見的債券未來報酬預估偏誤方式。

雖然投資個別債券和債券基金(包括開放式基金、封閉式基金、ETF)的情況略有不同,但其實原理是類似的(兩者的一些差異可參見之前的債券與債券基金比較的文章),因此放在一起作探討。

一、把配息率當作預期報酬率:

配息率是債券比較容易計算或直觀的數據,但以下一些原因,造成它無法合理評估債券的報酬率:


(一)債券配息率不是殖利率債券,未計入預期債券價格變動的因素:

當一支債券的價格等於發行價格時,債券配息率才會等於債券殖利率(另一種特別情況,是該債券是永遠不會到期的永續債券)

2019年11月27日 星期三

為什麼納斯達克(Nasdaq)指數不適合指數投資?納指與相關ETF簡介。

納斯達克指數,全名納斯達克綜合指數(Nasdaq Composite Index)是美國股市三大指數之一。系列指數中的納斯達克100(Nasdaq 100 Index)指數也是美股ETF常用的指數,二指數都常被認為是美國科技股的代表指數。

但對指數化投資人來說,納斯達克並不是一個適合用於投資美股的指數。本文先簡介該指數和相關的ETF,之後會探討這個問題。


一、納斯達克指數簡介:


納斯達克指數成立於1971年(亦即納斯達克股票市場誕生的時候),當時從100點開始,目前已至8600多點。

納斯達克指數的基本概念,是收錄所有在納斯達克上市的公司,但如果有公司同時在美國其他股票市場上市,必須是在2004年以前就已在該市場上市,並持續至今才能收入指數。

2019年11月23日 星期六

全球公債市值比例與債券指數比例比較

全球公債市值比例
根據之前Visual Capitalist文章的報導,目前(依2019年10月資料)全世界的中央政府公債共有69兆美金之多。

文章中並近一步列出根據IMF資料統計的全世界各國公債的數量和比例。之前我們曾經作過全球股市市值與指數市值的比較,本篇文章藉由這篇文章引述的資料,來比較公債實際市值在全球的比例和在債券指數中的比例。


一、比較指數選擇和計數方式:



目前最知名的全球公債指數應為富時全球政府債券指數(FTSE World Government Bond Index,WGBI),但該指數只收錄本國貨幣計價的公債,也因為一些其他條件,一些投資級國家的公債未收錄(例如中國公債今年要加入失敗),此外目前也未找到該指數比較細部的國別資料。

因此,本文改使用之前文章分析的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債券指數Bloomberg Barclay Global Aggregate Bond Index)中,公債部分的佔比數字調整後來作比較。

2019年11月19日 星期二

使用各地區ETF投資日本股市的稅賦成本


之前的文章簡介了日本股市。要對日本股市進行指數投資,可使用不同地區發行的ETF(使用日本指數或是更廣泛區域指數的ETF都是可能的選擇)

選擇ETF有很多要考量的點,本文主要介紹說明,對台灣投資人來說,各地區的日股ETF在稅務上的相關稅率,並略說明各地日股ETF的狀況。

日股依照目前股價,整體的配息率會約在1.5%-2%左右,可作為相關成本的參考。另外關於各地ETF股息稅的一般介紹可參見之前的文章

一、美國股市的日股ETF:

日股配息給ETF時會被課10%的稅,ETF配息給投資人時會再扣30%的稅,如果申請NEC退稅,可在隔年拿回這30%的稅。

美國股市有不少日本或亞洲太平洋地區指數的ETF,費用率也不錯。


2019年11月12日 星期二

eToro(e投睿)的十項優點和十項缺點

之前曾撰寫文章從eToro(e投睿)的廣告中的史蒂夫和戴夫來探討投資觀念,這篇文章則直接來說明評價eToro這家投資平台的優缺點,以及誰適合使用它。



eToro(投睿)是一家線上交易平台,其最初以外匯保證金、價差合約(CFD)為主,其後擴及股票ETF等買賣。


一、Etoro的優點和適合的人:


(一)、交易平台界面簡明,且有中文界面和中文客服:基本上操作很直觀,沒有太複雜的界面,加上中文界面和中文客服,對於初學者以及英文不好的投資者來說十分方便。

(二)、可以使用paypal直接入金:如果在paypal有一筆美金,想要匯回台灣會需要相當高的手續費,但在沒有美國銀行帳戶的情況下,這資金又無法直接轉入大多數的美國券商,但etoro允許使用paypal入金,且完全無成本,讓paypal的資金不至於閒置,也是我個人當初會開一個eToro帳號的重要原因。

2019年11月7日 星期四

《精準決策》讀後感(二):脫離個別思考框架,整體思考理財和資產配置


《精準決策》(Judgment in Managerial Decision Making),由麥斯‧貝澤曼&唐‧摩爾所著,是一本探討人的決策中,種種不理性思考的的書。

之前的文章從書中提到的一種思考框架-假確定性問題,來探討停利停損的迷思。這篇從書中所提到另一個思考框架來看整體的理財和資產配置問題。

一、一個關於思考框架的組合實驗問題:

在書中作者舉了阿莫斯‧特沃斯基與康納曼二人所作出的研究例子:

第一個實驗是問受訪者兩個決策:

A決策,二者擇一:
a:確定獲利240美元。
b:有25%的機率獲得1000美元,75%的機率收益為0。

B決策,二者擇一:
c:確定損失750美元。
d:有75%的機率損失1000美元,25%的機會損失為0。

實驗結果,有84%的受訪者在A決策中選了a,B決策中有87%的人選了d。

這個A決策實驗結果,代表了大多數人在面對正面收益時,會採取風險規避,亦即希望能確定拿到收益。B決策的實驗結果,則代表大多數人在面對損失的可能性時,寧可冒著損失更多的風險,也不希望確定損失。整體而言,同時選擇了a、d的受訪者達到73%,而同時選擇b、c的受訪者只有3%。

二、搭配另個問題,看出多數人的思考盲點:

他們兩人又作了一個實驗,問了以下的問題:

兩者擇一:

e:有25%的機會贏得240美元,75%的機率輸掉760美元。
f:有25%的機率贏得250美元,75%的機率輸掉750美元。

這個問題因為一看即知f 的條件優於 e,因此所有的受訪者都選擇了f。

但有趣的是,其實e選項,正是前一問題中很多人選的a和d兩個選項的結合,而f選項,正是前一問題中,最少人選的b、c兩個選項。

也就是說,很明顯地選b、c是一個錯誤決策,選到了一個明顯不利的選項。這個決策錯誤,出於未把相關的決策看成一個整體,因為困在個別的思考框架中,作出了前後矛盾的決策。

為什麼說是前後矛盾呢?某些決策並沒有絕對的對或錯而是一種偏好。例如一個偏向風險追逐的人,在前述問題中可能會同時選擇b、d,追求可能最大的獲利機會(同時承受最大損失的可能)這是一個合理的選擇。同樣地,非常偏向風險趨避的人,可能會選擇a和c,確定自己損失510美元,不會再有更多的損失,也是一個合理的選擇,這兩種選擇至少是前後一致的。

在這個問題中,要追求風險、避開風險、選擇風險中庸(一個決策追求風險、另一個則避開),或是純粹選擇期望值最高的,都是可能的選擇。但最多人選擇的a、d組合,就是在整體的風險波動類似於b、c組合的狀況下,選了一個預期報酬(期望值)較低的選項,因此是明顯的錯誤。

三、對於整體理財和資產配置的啟發:

這個實驗十分具啟發性,在我們思考理財和資產配置時,應該要有整體連貫性的思考,而不是被單一標的、決策的思考框架所限,這也是資產配置的基本精神。

例如,我們在決定投資中加入一項資產的時候,除了思考它的預期報酬和風險是否合理之外,更重要的是它對於整體資產配置,甚至是個人整體理財狀況所造成的正面負面影響。如果只用心於戰術層次的個別標的,忽略了影響到個人整體理財的戰略層次,就不是個理想的決策。比如忽略個人投資以外的收入並不穩定,卻追逐熱門高風險的標配置就是其一。

又例如,有人因為害怕風險,而把所有的剩餘資產都放在定存,但同時又用高於定存的利息貸了一大筆錢去買房子。從個別決策來看,害怕風險而把錢全放在定存,並不能算錯誤(比不懂投資風險還盲目去投資的好太多),而運用貸款買房子也是可能的合理作法。

在保有足夠的急用金之外,還有多餘大筆定存的情況下,還去貸款就是一個明顯前後矛盾的作法,在未有降低風險的情況下,明顯拉低了該筆錢的預期報酬(期望值)。

又例如,在網上常常有人會問,我應該要賣掉賺錢的投資還是賠錢的投資呢?其實這個問題本身就問錯了,過於執著於個別標的要實現虧損還是實現獲利,而不是關注該投資對未來自身整體投資的作用影響,就會像前述例子,把焦點放在損失或獲利,就不小心選了明顯錯誤的a、d一樣。

類似的見樹不見林的例子有很多,唯有隨時提醒自己在作多個決策時,要檢視是否前後一致和作出整體思考,才不會作出錯誤的理財決策。

如果喜歡這篇文章,歡迎追蹤我的粉絲頁


2019年11月4日 星期一

2019年11月創高點的各國主要股票指數

今年(2019年)11月初以來,全球股市以美國為首表現突出,不少國家的股票指數紛紛創新高。

本篇文章即列出在11月以來,創造至少五年內新高的主要指數。

*美國四大指數:SP500指數、道瓊工業指數、納斯達克指數 費城半導體指數:歷史新高
*台灣上市加權股價指數.. 29年新高
*台灣寶島指數:歷史新高
*印度SENSEX指數:歷史新高
*法國巴黎40指數:12年多新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