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11月23日 星期六

全球公債市值比例與債券指數比例比較

全球公債市值比例
根據之前Visual Capitalist文章的報導,目前(依2019年10月資料)全世界的中央政府公債共有69兆美金之多。

文章中並近一步列出根據IMF資料統計的全世界各國公債的數量和比例。之前我們曾經作過全球股市市值與指數市值的比較,本篇文章藉由這篇文章引述的資料,來比較公債實際市值在全球的比例和在債券指數中的比例。


一、比較指數選擇和計數方式:



目前最知名的全球公債指數應為富時全球政府債券指數(FTSE World Government Bond Index,WGBI),但該指數只收錄本國貨幣計價的公債,也因為一些其他條件,一些投資級國家的公債未收錄(例如中國公債今年要加入失敗),此外目前也未找到該指數比較細部的國別資料。

因此,本文改使用之前文章分析的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債券指數Bloomberg Barclay Global Aggregate Bond Index)中,公債部分的佔比數字調整後來作比較。


如之前文章提到,該指數並未收錄全球各國的公債,只限於投資級公債,而且一些幣別的債券未納入指數中(例如台灣公債就因為新台幣未收錄而沒有納入指數),是比較明顯的不足之處。

在計數上,會將之前文章中統計的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債券指數(以aggu為例)中各國的本國貨幣計價的國庫債券(Treasury)和強勢貨幣計價的主權債(Sovereign)兩類所佔比例合計,再除以兩類在aggu整體所佔比例57.26%,得出指數中各國公債所佔比例。


二、各國公債比例比較:


以下按照全球市值佔比排序,僅排到前100名為止(也剛好100名的拉脫維亞就是指數中收錄最小的一個)。               
國家市值佔比指數佔比
美國31%29.32%
日本17%28.15%
中國9.8%1.58%(1)
義大利4.0%5.52%
法國3.9%5.75%
德國3.5%4.0%
英國3.5%5.52%(2)
印度2.7%1.14%
巴西2.4%
加拿大2.2%1.38%
西班牙2.0%3.35%
墨西哥0.9%0.68%
韓國0.9%2.01%
澳洲0.8%1.41%
比利時0.8%1.45%
荷蘭0.7%1.12%
阿根廷0.6%
新加坡0.6%0.31%
希臘0.6%
奧地利0.5%0.78%
印尼0.4%0.79%
葡萄牙0.4%0.6%
波蘭0.4%0.52%
瑞士0.4%0.33%
愛爾蘭0.4%0.38%
俄羅斯0.3%0.42%
土耳其0.3%
埃及0.3%
巴基斯坦0.3%
以色列0.3%0.23%
瑞典0.3%0.35%
泰國0.3%0.59%
南非0.3%0.05%
台灣0.3%
馬來西亞0.3%0.52%
委內瑞拉0.3%
挪威0.3%0.16%
哥倫比亞0.2%0.12%
芬蘭0.2%0.35%
沙烏地阿拉伯0.2%0.24%
伊朗0.2%
越南0.2%
菲律賓0.2%0.14%
丹麥0.2%0.31%
匈牙利0.2%0.07%
伊拉克0.2%
奈及利亞0.2%
孟加拉0.14%
安哥拉0.14%
卡達0.13%0.17%
羅馬尼亞0.13%0.14%
黎巴嫩0.12%
捷克0.12%0.12%
阿聯0.11%0.09%
烏克蘭0.11%
摩洛哥0.11%0.05%
智利0.11%0.14%
斯里蘭卡0.11%
蘇丹0.1%
阿爾及利亞0.1%
紐西蘭0.09%0.17%
秘魯0.08%0.06%
波多黎各0.08%
肯亞0.08%
斯洛伐克0.08%0.17%
厄瓜多0.07%
衣索比亞0.07%
克羅埃西亞0.07%0.05%
多明尼加0.06%
阿曼0.06%
約旦0.06%
迦納0.06%
斯洛維尼亞0.05%0.09%
烏拉圭0.05%0.07%
哈薩克0.05%0.05%
巴林0.05%
哥斯大黎加0.05%
突尼西亞0.04%
白俄羅斯0.04%
塞爾維亞0.04%
緬甸0.04%
巴拿馬0.04%0.09%
賽普勒斯0.04%0.02%
象牙海岸0.03%
玻利維亞0.03%
坦尚尼亞0.03%
尚比亞0.03%
科威特0.03%0.02%
瓜地馬拉0.03%
立陶宛0.03%0.05%
敘利亞0.03%
葉門0.03%
薩爾瓦多0.03%
喀麥隆0.02%
盧森堡0.02%0.02%
牙買加0.02%
塞內加爾0.02%
莫三比克0.02%
保加利亞0.02%0.03%
拉脫維亞0.02%0.02%
以下略


(1)計入香港
(2)計入百慕達


三、市值和指數比例差異說明和分析:


(一)、未收入指數的國家,大多數公債屬於非投資級,如巴西、阿根廷、希臘、土耳其等…。
(二)、人民幣債券目前剛開始加入指數,還未完全按市值納入,因此中國公債的比例明顯較低。
(三)、有些貨幣的債券(如印度盧比、南非幣、新台幣、菲律賓披索等)未加入,造成一些國家債券比例偏低或完全未收入。
(四)、有些國家可能會因為公債流通度程度不夠高(尤其是對外國投資者的限制)而未收入。
(五)因為上述四種狀況排除了相當比例的公債,使得大多數收錄國家的公債在指數中的比例,明顯高於市值比例。
(六)但不同於(五)提到的狀況,最大公債國家美國在指數中佔比較總市值還要低(尤其跟第二的日本公債比較差異就很明顯),主要是因為彭博巴克萊指數採用的是流通市值加權,因此被美國聯準會購回的大量美國公債就不會計入指數市值中。


四、延伸探討:


債券配置是否應該以市值分配比例,是個仍有爭議的問題,之後也將會進一步探討。

如果決定要以市值來分配公債配置的比例,實際上會比股市遇到更多困難,首先,指數與實際的債券市值比例,相較股市而言差距更大,這跟債券指數收錄的標準較為複雜有關。

如要較完整收錄各國公債,可藉由一些新興市場債券ETF來補足一些非投資級以及未收入貨幣的公債,但如果進一步還要按市值搭配,因為一般同類債券的ETF相較而言不若股市ETF多,要搭配出更接近市值佔比的配置決難度也比較高,因此並不推薦這樣做。
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