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10月22日 星期二

在澳洲股市買ETF的稅務問題和可能優勢

台灣人使用海外ETF,以美國和英國為大宗,其中美國ETF標的較完整且費用率低,而英國ETF則常有稅務優勢。但除了美國、英國之外,仍有其他股市可能提供部分有利的ETF選擇。

其中,澳洲股市有如Vanguard、iShare、SPDR、VanEck等ETF發行公司進註,發行了不少ETF,也有部分費用率夠低,追蹤指數合理的標的,而台灣人購買澳洲ETF,也相對有部分的稅賦優勢。因此本文即簡介對台灣人來說,使用IB等管道在澳洲股市買ETF的稅務問題,以及有哪些標可能有優勢。

從稅務的角度來說,澳洲上市的ETF大致可分為三類:


一、註冊地在美國的澳洲上市ETF:


這類ETF雖然在澳洲上市,但註冊地仍在美國,因此稅務狀況與之前提到過的美國ETF完全相同,例如美股配息給ETF時不會課稅,但ETF配息給台灣人時會被扣30%的股利稅。

VTI(美國全市場指數)的澳洲版本VTS就是屬於此類,該ETF以澳幣計價,費用率與VTI相同,另也有澳洲版本的VEU(美國以外大型中型股),都是費用率很低的好標的,可惜都沒有稅務上的優勢。


二、註冊地在澳洲的非澳洲資產ETF:


這類ETF,因為配息給台灣人時原則上不收稅(但因為沒有每支都試過,這點無法完全確定),對台灣人而言可能有稅務優勢。

舉例而言,IJH、IJR澳洲版本的IJH(美國中型股)、IJR(美國小型股)註冊地是澳洲(可在ETF的資料中查詢domicile一欄來確認註冊地),原則上ETF在收到美國公司配息時,會被美國收取15%的股利稅,但ETF本身配息時,台灣投資人不會被課稅(有實際經驗)。因為有同樣稅賦優勢的英國股市,沒有美國S&P 400和S&P 600的ETF,方便與英國上市的S&P 500 ETF搭配,因此這兩支費用率都不高(和美國版本相同)的ETF,是澳洲ETF可能提供指數投資者的一個有利點。

其他非美非澳資產的ETF納稅原則也類似,但目前看來,就沒有特別比英國ETF優勢的地方。


三、註冊地在澳洲的澳洲資產ETF:


澳洲公司的股利,有所謂的完稅抵免(Franking Credits),是指公司相關收入已繳過稅,因此在發放股利的時候,收股利的人就能抵免稅。

所以如果台灣人直接買澳洲股票時,如果收到的股利屬於Franked Dividend(已完稅股利)則不收股利稅,如未完稅股利(Unfrenked Dividend)有可能會被收15-30%的稅(普通股比較不一定,而一般而言單一支Reits大多是屬於未完稅)

但在使用ETF時,在股票或Reits配息給ETF的時候,會先扣掉未完稅的股利(註),所以在ETF配息給台灣投資人的時候,就幾乎不會再扣稅。實際的例子如VAP(澳洲Reits的ETF),在2019年10月配發的股息中,僅被扣約佔配息0.03%的稅(目前判斷這應該是在現金部位的少少利息收入,屬於澳洲會對外國人收的利息稅(Interest Subject to Non-Resident Withholding Tax),但數量很少,影響不大)


整體而言,對於大範圍資產配置的台灣指數投資者來說,大致上會用到澳洲ETF的機會可能不多(畢竟大多內扣費用還較高,且要換澳幣也是多一筆成本),但仍有部分標的有一些優勢。


(註)VanEck曾經在澳洲,出了一支專門收錄只有完稅股息澳洲公司的ETF(VanEck Vectors S&P/ASX Franked Dividend ETF),讓ETF在收股息的時候都不會被收稅,不過該ETF在今年6月時,已改為追蹤ESG指數的ETF。

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