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2月11日 星期二

市政債CEF的探討(三)槓桿成本與槓桿的整體考量

延續上一篇文章,探討市政債CEF各種面向。

這篇文章要探討的是封閉式基金槓桿成本的計算,以及使用CEF建立槓桿,整體要考量的各種因素。

一、槓桿成本的計算:

(一)槓桿成本基本查詢和計算:


要如何知道一支CEF槓桿成本呢?幾乎所有的CEF都可在官方網站,或CEF Connect 查到基金的總成本,其中有一部分稱作利息成本(Interst Expense),也有的稱作槓桿金融花費(Leverage Financing Expense,例如Nuveen網站),就是槓桿的成本,它基本的計算方式是:

 槓桿(利息)費用  / 基金資產   

不過這部分都不需要我們自己計算,而是可以直接從網路資料上查到,藉此,我們可以得出我們每買一單位的CEF每年花多少比例的資產在利息或槓桿費用上。(註)

(二)槓桿部位的平均槓桿成本:



上述的一般能查到的數字是整體CEF的槓桿費用比例,但對我來說,可能更重要的,是CEF幫我們創造特定分量的槓桿時,平均需要花費多少費用。

也就是,需要把上述的數字再除以槓桿部位數量:

利息費用率/槓桿部位

舉例而言,有一支叫哆啦市政債基金的CEF,槓率是40%,它創造的槓桿部位會是大約66.67%(如之前文章的計算),如果它的年槓桿費用率是1.4%,那麼它的平均槓桿成本就會是

1.4/0.667=2.1%

大多數品牌的CEF都需要靠自己來算出這個數字,但只有Nuveen的網頁最為貼心,提供了這方面的數據,亦即在平均槓桿花費(Average Leverage Cost)這個欄位的數字,讓我們不需要再計算,就能直接得出平均槓桿成本。


(三)槓桿成本的內容細節和提供數字的可能不足:

CEF槓桿的成本可能包括借貸的利息、特別股要付的股息、槓桿產品(如TOB、Repo等)的成本,以及使用槓桿增加的行政成本等。 但前述各網站提供的成本資料,究竟包括哪些部分的槓桿?有沒有沒包括的部分? 

Nuveen的網站是這方面有完整的說明,其中明確提到,附買回協議(repos)的成本非常難切割計算,因此在槓桿金融成本的欄位沒計入,事實上包括使用另一項槓桿工具TOB的部分,也是沒計入費用率的。所以光看這部分,會低估槓桿的成本和整體CEF的成本。

例如NBB這支CEF的槓桿完全是使用附買回協議,NEV這支CEF的槓桿完全使用TOB(Nuveen的各支CEF有用哪些槓桿方式,可參見這分文件)但在槓桿金融成本一欄上完全沒有費用。

幸好Nuveen在前述的平均槓桿花費一欄,提供的是完整的,包括這些槓桿工具的成本(NBB、NEV就有成本數字了)。

但在CEFConnect以及其他CEF發行商的官網,我們就看不出「利息成本」這欄的資料究竟包括哪些?是否只包括借貸和特別股的利息股息?這部分目前無法確定,所以只能說,在查Nuveen以外的CEF時,槓桿成本只能當參考,不能當作絕對正確的數字。

(四)過去成本與未來成本的差異變化思考:


CEF的槓桿成本不是固定的,例如借貸利息是會隨著短期利率的變化而產生很大的變動,特別股的利息則大多採變動利率,也會隨著利率的變化而變化。(這部分和經理費等費用大致不會變動有所不同)

雖然基金經理人可能會使用交換合約或是其他利率避險方式,來減少昇息造成的利息或股利增加,但這部分常不確定,而且如果使用,也會花費避險成本。

基本上我們還是可以假定,大多CEF槓桿利息是會和美元利率正相關。例如美金利率較高的2018年的槓桿成本,就會高於多次降息2019年。

在這種情況下,我們在CEF Connect或是各基金頁面看到的過去費用率(有些是會顯示去年一年的費用率,有些則是顯示上次發行年報的過去一年費用,那就離現在更遠),不太能反映現在,更不用說是未來還可能變動的槓桿費用率了。

這個問題,同樣只能在查詢Nuveen的CEF時得到比較好的解決,因為雖然它的「槓桿金融費用」提供的是上個年度的費用率(例如現在看到的是2019年1月到12月的),但它的「槓桿平均花費」這一欄提供的是基於最近一個月的數字年化的費用。也就是更能反映當下利率狀況的費用。

所以,如果查詢的CEF槓桿費用是根據過去的資料,可拿來參考,但不能簡單視為當下的費用率。

(五)進一步考慮其他費用的槓桿成本。


前面描述了各種計算槓桿成本的方式,探討了CEF為我們創造槓桿的成本。但實際上,使用CEF創造槓桿,對我們來說,除了槓桿本身成本之外,還有其他的成本。

投資等級為主的美國中長期市政債ETF,費用率可低於0.3%(例如MLN費用率是0.24%、PZA是0.28%)。所以我們可以用0.3%當作選擇投資這類市政債時,使用ETF的總費用率。

假如前面已提到哆啦市政債基金的配置類似於PZA、MLN,管理和其他費用(即槓桿費用以外的費用)是1%,那麼它就比使用ETF要多增加0.7%的費用。再加上之前提過槓桿費用1.4%,總共成本就是2.1%。再除以槓桿部位0.67,就得出3.15%的槓桿平均成本。


不過,要用總成本或是槓桿本身成本作考量是依個人而定,如果本身就比較偏好被動指數,那與ETF的費用差距就是需要考慮的,但如果本身就偏好CEF的其他特點(主動操作、配息較穩定、有折價)認為多收的費用是花在符合自己的需求,也許就可以用以槓桿本身的費用來考量。


二、使用市政債CEF槓桿的整體考量:

(一)確實有槓桿投資市政債的需求並了解自身的狀況:


買入使用槓桿的CEF,簡單地說就是借錢投資。

借錢投資只要考量充分,並不一定是壞事,但買進有槓桿的市政債CEF就必須要面對這個事實(我是在借錢買入更多的市政債),而不是假設自己是買進了平均配息率3.5%-5%的債券。

借錢投資(槓桿)市政債應有一定的目標和考量,以下是可能的兩種狀況:

1、是用同樣的資金投入更多的市政債,希望以同樣的資金,承受更大的風險,並付出槓桿成本,以期獲得可能更高的報酬。

例如,阿福有1萬美元資金,想要全部投入美國市政債,如果投入市政債ETF,可獲得1萬元的市政債配置,如果投入槓桿率40%的哆啦市政債CEF,則可獲得1萬6667元的市政債配置。

2、是投入一樣數量的市政債,但藉由槓桿付出一些成本,可以空出多餘的資金,用在其他的投資或是其他的用途。

例如,小杉投資總資金是15萬美金,希望資產配置中配置10%的美國市政債,亦即15000美金。如果買進相關ETF,就要花15000美金。但如果使用槓桿率40%的哆啦市政債CEF,就只要花9000美金就能得到,就可以把6000美元移作他用。

以個人作為資產配置指數投資者的角度,是認為二的比較符合整體資產配置的思考,才更能掌握個人整體風險和投資目標。(關於個人資產配置要考量的因素,可參見這篇文章

(二)槓桿成本符合狀況和自身需求:


那麼,在評估確認自己適合使用槓桿,並計算(估算)出槓桿成本之後,運用槓桿的成本要多少才划得來呢?

1、與基金資產的平均殖利率比較:

如前文所述,借錢投資就必然有借貸成本,並且會降低槓桿部位的實際報酬。


所持有債券殖利率減去槓桿成本,就是同樣多付出風險承受,可預期增加的平均報酬,這部分必然比非槓桿部位的報酬要低。(關於債券殖利率與報酬率的關係,參見之前的文章)。

所以是否要使用槓桿來投資債券,與債券殖利率比較是一個可能的考量點。

例如:如果哆啦市政債所持有的債券平均殖利率是3%,但如前述,哆啦市政債券基金是用了3.15%的成本來建立槓桿部位,雖然不是說必然虧損(因為還有主動操作的部分),但基本上就不會是一個划算的槓桿。

不過,基本上經理人一般也不會用比殖利率還高的成本來建立槓桿,比較常見的狀況可能是,哆啦市政債CEF所持有債券的平均殖利率是4%,槓桿平均成本是3.15%,預期可增加平均0.35%的效用,這時就有實際考量的空間,也就是說,原本用ETF持有市政債負擔相應風險,預期報酬是3.7%(殖利率扣掉費用率),但如果用哆啦市政債CEF增加槓桿的部分,承擔同樣的風險,獲取的預期報酬是0.85%。這差距的2.85%,就是不用付出自身資金就能擴充部位的代價。是否划得來,就看個人的考量。

2、與個人的資金成本相比較。

CEF槓桿的成本是高是低,很重要的是與個人資金成本比較。

如果使用CEF槓桿目的是省下資金,就看這筆資金可能的預期報酬。如果前述小杉投入CEF之後,多了6000美金可使用,但如果它變成閒置資金(這裡是指急用金以外的錢),沒有太大的用途,只是放在台幣定存1%或放在美金定存單約1.5%,那麼這筆錢能創造的資金價值,遠低於投入哆啦市政債CEF的3.15%。

這種狀況下,還不把15000美金全部用來買入無槓桿的市政債ETF,反而能省下成本,增加報酬。

但如果小杉將這筆資金,投入能創造多於3.15%預期報酬價值的地方,那這個槓桿就划得來。

如果是可投資資金有限,而有需要擴大投資部位的時候,則要與可使用的其他資金成本相比較。例如前述阿福有1萬元新資金,使用的是盈透證券(IB),並且有其他大很多股票或ETF的部位(因此足以融資),他想要讓市政債部位變更大,目前IB的美金融資成本大約是3.08%,因此如果在ib借入6667美金,再用16667美金全部買入市政債ETF,會比用10000美金,使用槓桿成本是3.15%的哆啦市政債CEF要划得來。

如果這時有另一個大雄市政債CEF,平均槓桿成本拉低只有2%,這樣就比IB的美金融資成本要低,自然使用CEF就是一個合理考量。

但目前阿福如果在IB借歐元、日元或瑞士法郎的成本都是1.5%,又或者他可以利用他家的豪宅,借到1.6%的房貸(台幣)。這時阿福應該要考量是否想用這些方式借入資金,換成美金投入市政債ETF,預期報酬會比買大雄市政債CEF創造槓桿還要高,

但這也不是白吃的午餐,借入利率較低的非美元貨幣,用來投入美國市政債CEF,會有一定的匯率風險要承擔,所以還需要考量個人的整體匯率風險狀況。

(三)相關利率風險:


使用槓桿(不論是自己借錢投資,還是用市政債CEF)投資債券,除了前述的債券部位增加風險之外,還有一個就是反向的利率風險。

一般投資於高信評債券比較大的風險之一是利率風險,也就是昇息時造成債券價格下跌(反之降息時債券價格會上漲),但使用槓桿的CEF,在降息時會增加槓桿成本,造成績效和配息數量減少,這是使用槓桿之前需要考量到的。
---------

這篇和上篇介紹完了槓桿,之後的文章還會再納入「折溢價」這個CEF重要的因素,來看我們要怎麼整體考量市政債CEF的投資。

(註)在Nuveen的網站上,還另提供了總部位(含槓桿部位)的費用率,亦可以參考。

如果喜歡這篇文章,歡迎追蹤我的粉絲頁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