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8月10日 星期六

為何不贊成全買美股而應該投資全球股市



是否應該只押美國股市呢?
美國是全球最大經濟體,也是最大的股票市場,近十年來美股的表現驚人,而vti作為優秀的美國全市場ETF,費用低廉,持有三千多支股票。也讓一些指數投資朋友,有了是否以vti投資美股就好,不需要投資全世界的想法。

但基於指數投資和資產配置的原則,並不贊成這樣的配置方式。(如果本來就不認同這兩大原則,認為能自己靠自己主動投資,藉由擇股、擇時、擇市場而獲得超額報酬,那當然可能會和本文看法不同)

指數投資的原則,是一方面不特別看好或看壞一個個股(不是說沒有好公司壞公司,而是好公司不代表未來高報酬,壞公司不代表未來報酬低),所以買下整個市場,把非系統風險消除,獲得市場報酬和風險。這個道理,放大到一整個市場亦然,因為無法有效預測未來哪個市場比較好,所以買下所有市場,再根據下述資產配置原則來分散風險。

資產配置的原則,配置相關度明顯低於1的資產,減少個別資產或市場的波動造成個人整體財務上的風險。

基於這兩個原則,股市只單押美股是不合理的。

以下進一步從曾看過單押美股的相關理由進一步討論。





1、美國是全球經濟和金融的龍頭,美股不好,全球股市也不會好:美國的確對全球經濟股市的影響力超過任何一個國家,美股不好,全球股市不會太好沒錯,尤其到了本世紀,各市場之間的相關度比上世紀要高。

但首先,這不代表美股未來績效一定會比全球股市好。

美國已經是全世界經濟龍頭幾10年了,光從過去10年看起來,也的確美股表現在全世界幾乎是一支獨秀,但如果回到上一個10年,美國的績效在全世界各主要市場區塊可是排倒數的。這代表就算美國是龍頭,還是可能股市表現不如其他市場。

其次,這裡並不去預測未來10年、20年美國或非美國哪個績效會好。重點是儘管全球股市常常一起跌,但每次熊市的時候每個市場下跌的幅度都可能不同,有時美股跌得多,有時是歐澳遠東或新興市場跌得多,每次牛市各市場漲幅也不同。正因為走勢不同,相關度低於1,同時持有仍然分散風險,這就是資產配置的原則。

2、美國很多大型跨國公司,營收來自全世界,投資美國就等於分散投資全球。這點其實很多國家的龍頭股都有類似狀況。比如日本、荷蘭、瑞士等也都是,但不代表投資這些國家就等於分散投資全球。

據估計美國公司營收佔了全球公司的40%左右(美股市值也差不多41%多,比例相差不大),而美國企業營收,大約有50%來自海外市場,這的確有分散部分風險的效果沒錯,但相較於真正的全球市場來說,就是一個偏重美國市場的配重。因為美國並沒有佔全球市場的一半(美國GDP大約是全球25%左右)如果有其他理由作出偏重美國市場的配置當然也行,但不能假定買美國就等於買全球市場。

3、美股是全球最大股票市場,投資持股已經夠分散:的確美股因為市值高,股票數量多,提供的分散夠多,只投資美國3000多支股票(這裡指指數中收錄的股票數)對於資產分散程度的傷害,遠比單押其他國家要小。 但分散在3000多支股票,跟分散在全球1萬多支股票,哪個比較分散?哪個更符合資產配置的原則?因此,如果沒有其他的理由夠充分,我認為它始終是相較全球股市「次合理」的選擇。

4、美國經濟比其他國家好,因此未來股市報酬也會好:

首先,經濟比其他國家好,是近幾十年到目前為止,未來如何並不確定。

其次,經濟成長不等於股市好壞,真要比經濟成長,很多新興市場國家近年的成長都高於美國,但股市表現卻不見得好。

而雖然的確長期來說,未來經濟好壞的確會影響股市長期報酬,但如果市場上大家都認為美國經濟未來會比較好,股市也比較穩,那大家就會買美股而拉高它的價格,進而降低了未來的報酬。這時,除非你有能力比市場上大家(美股的主力是法人不是一般散戶)都看得深看得遠,認為市場對美國經濟的看好度還不夠,價格還是相對其他國家股市還低,那麼你買入的理由就合理,如果美國未來經濟真的被你說中,比市場預期得還好,你就有機會獲得比較高的報酬,但反過來,也可能未來美國經濟其實不差,甚至還贏過其他已開發國家,但卻因為比市場預期還差,造成美股的報酬反而較低。

5、從過去數字來看,美股的波動風險低於其他股市版塊(例如歐澳遠東或新興市場)因此不需要分散:

雖然過去數字反映的風險不代表未來,但的確值得參考,不過這也只能說明,只投入歐澳遠東,或只投入新興市場,風險很可能都大於只投入美股,但不能說明投資全球股市的風險也大於美股。

如果略了解資產配置原理,應該知道雖然債券風險小於股票,但全押債券的風險,會高於債券中加入低比例股票的配置,以此可以看出資產配置的效力,可以配置出比純低風險資產波動還低的效果。

因此,雖然也許美股波動低於歐澳遠東或新興市場,但當三個市場加在一起,彼此走勢不同,還是比只持有美股能降低風險。

6、近50年來美股表現優於全球股市:50年已經算是較長的時間,也的確近50年美股優於全球股市。但實際上拿過去50年去預測未來績效,並沒有想像中可靠。

如果把這50年的最後的10年拿掉,前40年美股並沒有優於全球股市。所以如果回到10年前(剛經過10年美股表現差的時候),這個理由就不存在了,結果接下來10年美股表現特別好。又回到20年前(美股剛經歷大多頭),這個理由又存在了,但你這時重押美股馬上會遇到網路泡沫,美股大輸全球。雖然說金融市場「回歸均值」不是必然存在,但有時候的確存在,因此看近期(就算這個近期是50年)績效來選市並不是一個好方法。

7、柏格贊成只投資美股:柏格這樣建議雖然也是有看好美國的成分在內,但柏格是美國人,他建議主要也是提供美國人,美國人投資本國股票不需要負匯率風險,投入成本又最低,再加上美國市場夠大,至少有相當的理由這樣做。但對台灣投資人來說,除非自己生活在美國花美金,不然重押單一國家,把匯率風險集中在美金,都不是那麼合理的作法。

8、巴菲特說買S&p500 指數基金退休即可:類似於上,巴菲特說的對象是主要是美國人。而且他自己的波克夏其實也不是只買美股。


整體而言,美股目前佔全球股市市值約42%,指數市值約54%。(參見這篇文章)一個進行指數投資,作資產配置的投資人,要選擇在股票配置部分配置多少美股,也許可以因為個人資產配置策略的不同而有所差異,但要完全單押美股,如上所述並不是一個合理的方式。

沒有留言: